梓六无双

请勿私自转载
扩列和授权私信

下周开始因为要实习了所以要断更很长时间了。
至少到年前应该是不会更新了,不论是孽缘还是去死。
因为实习的地方有一定的机密性,所以手机也不会带进去的。
有啥事儿可以私信。
不想追文了的如果想取关也可以。
大致恢复更新时间是寒假开始。下学期也可能会更新的很慢因为要复习考研。
以上

如遇:

这就是我参本的耀黯合志,想要的小伙伴可以去原LOFTER下留言。
我的文风试阅因为字数问题删了很多,评论我放已经发过的合志文的片段。

【原本接耀黯合志是想强迫自己复健aph,希望能成。】

咸鱼青古月:

【一宣+印调】
耀黯多人合志
有意者请走评论区。
评论内容为需购本数。
lof/微博/空间均有。
请勿三方多次强调。感谢。
另。。
劳k啦。


这两个一个是我在自己空间发的一个是我在文圈负能墙下的单……
差不多就这些了吧。

【猩红组】恋爱缺失

#CP向:维克多.布拉金斯基x王黯
#AU架空向,非国设,车祸失忆梗
#OOC严重,慎入

王黯出了车祸。等他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兄弟坐在病床边,似乎在和什么人交流。
他动了动眼睫毛,又被剧烈的疼痛弄得昏死了过去。

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拎着药袋,王黯艰难的穿过马路往自己家里走。大病初愈的家伙不应该走得这么平稳的,可是他总感觉有人似乎紧紧挨着他的身体,在他的身侧扶着他,一步一步,就像是教小孩子走路。
红棕色的眼睛里露出了困惑。他在穿过马路之后往自己的身侧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见任何人。方才他侧过头的时候,感觉到似乎有清风拂过脸颊。
这真奇怪。王黯看着在人群中左侧被空出来的一个身位,这么想着。

“感知性记忆缺失。”
看到这个病症的时候维克多几乎崩溃。他的恋人,在因为他的酗酒和他大吵了一架之后跑了出去。他依旧坐在桌子边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接到了王耀打来的电话。
“黯哥出车祸了。”
跌跌撞撞的抵达医院的时候他身上甚至还带着浓郁的酒气。手术灯的红色如此刺目,刺的他心里一疼一疼的。
最终医生给了他这个结论。
“这是什么意思?”斯拉夫人一张嘴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的嗓音沙哑的像是被石磨碾过,他的脸色难看的像是王黯逼着他吃下了一大盆折耳根。
“简而言之,他没办法感受到你。”医生噼里啪啦的打着键盘开着药单,“你在他的世界里,就是不存在的。”
你在他的世界里,就是不存在的。
维克多跌跌撞撞的走回家。他无比的懊恼,自己为何在王黯跑出家门的瞬间,没能拉住他的手。

王黯感觉到了不对劲。
明明因为身体原因,手抖得连盐都撒不好,却能安安稳稳的托着盘子走到餐桌边,就像有什么人从身后托着他的手。不下心撞到了哪里磕到了哪里,一转头医药箱就静静的躺在茶几上,明明应该塞在电视机柜下面。在家里无论多累多困,随便想往那个方向靠着休息一会儿就会靠到软乎乎的东西,一转头却什么都没有。
如果有鬼先生的话,应该是个很善良的鬼先生吧。王黯这么想着,又一次在沙发上睡着,然后在床上醒来。
他开始逐渐习惯出院以后的生活,就像以前的日子,仅仅有条。扔掉拐杖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好好洗了个澡。
花洒下水哗啦啦的流,王黯隐约看见浴室的门开了一条小缝。他拉开了一丁点浴帘,很凶的对着外面的空气说了一句。
“不许偷看爷洗澡!也不许对爷有非分之想!”
原本想要进来把王黯的脏衣服拿出去的维克多手一僵。

春去秋来,很快一晃眼就到了年关。王耀打来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过年的时候王黯本能的回答了不去。
他能感觉到王耀试探性的语言,比如“黯哥你现在还是一个人住吗”之类的。他满不在乎的打发了王耀,然后一个人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维克多站在沙发背后,默默的看着王黯。
王耀曾经劝过他,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他会有非常棒的未来。王黯的事故已经与他没有关系了,不用守着王黯,王黯压根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维克多那时候如此的笃定,自己会守着王黯,直到他回复的那一天。
可是现在他觉得,有点儿撑不下去了。

王黯推着购物车站在酒柜面前,手上拿着一个玻璃瓶。毫无疑问那是北国人民最喜欢的酒精饮料,只是——如果他的身体本能没记错,他并不喜欢喝酒,那这是给谁的。
“这不是我喜欢的啊,我又不酗酒,只有那个傻熊才喜欢喝酒吧......”王黯这么嘟囔,却猛然惊醒。
他在说谁?

年夜饭,王黯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做了一桌子菜。外面的烟花和鞭炮声响的要让人耳聋,王黯从桌子底下的袋子里取出了一瓶伏特加,打开了盖子。
“你在吗?”这是他第一次试图向他看不见的虚空说话,而他地直觉依旧如此准确,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当然他依旧感受不到也看不到——那里坐着一个年轻的斯拉夫人。
“呃,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吧,我觉得你在。”他把酒瓶子摆上了桌子,然后往那个方向推了推,“这个,我的直觉告诉我,是给你的。”
维克多站在他的面前,伸手想要触碰王黯。
王黯觉得左边脸颊一暖,下意识的蹭了蹭。他摸索着身边的热源,然后询问他。
“你在这里吗?”
我在这里啊。
王黯站了起来,他的声音急迫到难以想象。
“你在这里吗?”他四处张望,知道视线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扑上去,看着对方模糊不清的容貌,剧烈的呼吸——他甚至是那么用力的看着面前这个家伙!
那张脸逐渐清晰,王黯揪着他的衣领,一遍一遍的问。
“你在这里吗?”
“你在这里吗?”
“我在这里啊。”
“我在这里啊。”

“你在这里吗,维卡?”
“我在这里啊,黯。”

【黯维】偶像进行时

#CP向:王黯x维克多.布拉金斯基(隐异色苏中)
#AU非国设,爱豆和同居恋人设定,爱豆维大学讲师黯
#OOC严重,慎入。

“看看看!那个叫维克多的又要开巡演了!”
“他真的好帅啊!声音也超好听!”
坐在下面的女生在谈论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名声大气的新晋偶像,来自极北之国的维克多.布拉金斯基。看那张专属于斯拉夫人的高挺鼻梁,看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可不把人迷得神魂颠倒?
“安静,安静,准备上课了。”站在讲台上的年轻讲师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安静下来。他拿着教案站在讲台上,带着一副笨重至极的黑框眼镜,头发乱糟糟的。
“王老师你就不能稍微修整一下自己吗。”他被女孩子们这样子嫌弃。
如果单轮相貌,这位名叫王黯的讲师大概会是整个学院里都最受追捧的一个,可因为一直以来永远一股不修边幅的模样,让很多精致美艳的女教师望而却步。
“我不在意这些。”王黯抓抓头发,不置可否。
“下礼拜我们去看维克多的演唱会怎么样?”依旧掩盖不了激动心情的女孩子在课桌下面用手机悄悄传递信息。
“好啊好啊......可是票价好贵啊......已经没有票了!”

“你能不能换一件好看点儿打的衣服!”
面前高大英俊的北极熊闹起脾气来就像个小孩子。他穿着王黯给他买的粉色小熊连体睡衣,原本一直不愿意摘下的围巾在脖子后面打了个蝴蝶结。
像个大型礼物。王黯这么想,一边喝了口锅里的汤尝味道。
“我和你说话呢!”维克多有些赌气。对于恋人的邋遢和不修边幅他早就已经深刻领教过了。可是下周可是他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他把VIP票装在精美的信封里满心欢喜的递给王黯却只收到了恋人一个淡淡的眼神和一句“知道了”。
“小黯一点都不在意我。”维克多气鼓鼓的,但是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响了一下。
小熊的脸涨得通红——那大概是王黯在厨房里煮的东西实在是太香了的缘故。
“我怎么不在意你了,你每次回来都给你做好吃的。”王黯把菜一盘一盘端上桌,顺手捡了个滚烫的糯米糍塞维克多嘴里,看着小熊比烫的鼓起脸颊,一时竟然忍不住笑出声,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维克多的脸颊。
“你还真是可爱啊。”

王黯从最开始,就是维克多的讲师。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家伙跟个老妖精似的,几年前教他的时候是这样子,现在教其他人了也还是这样子。
床上也是。
王黯喜欢温和的环境,他的性子大约也已经被磨得有些温润了。他喜欢不紧不慢的做事,对于自己的生活要求并不高。
其实最开始刚看脸演艺公司想要的是王黯,但是看到了他的生活习惯和得到了王黯的拒绝后他们选择了维克多。
维克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王黯在一起的。毕业那天,稀里糊涂的喝醉,稀里糊涂的告白,第二天稀里糊涂的醒过来发现自己和暗恋对象赤裸裸的躺在一张床上,后面还有点疼。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冥冥之中好像是有什么在推动维克多的星途,甚至有传言说维克多被什么大老板包养。
可是看着面前这个不温不火的家伙,维克多总忍不住和自己怄气。
凭什么呢。

学校的论坛上,一条帖子差点被刷爆。
“在演唱会后居然在地下酒吧看见了大明星维克多?”
王黯一脚油门踩下去。他的额角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发件人他知道,是他班上两个爱玩的女孩子,今天忙着谈生意,等终于空下来的时候演唱会已经到了尾声。王黯本以为维克多应该是回去了,却接到了他经纪人焦虑的电话,说维克多不见了。
该死的。王黯咬牙切齿,敞开三粒扣子的衬衫领子在黑西装的压制下小范围的飞动,去掉了那副笨重的眼镜后那双红棕色的眼睛亮的骇人。
维克多感觉到有滑腻而讨人厌的手在摸他的腰。他隐约听见几句“大明星”“操起来一定很爽”之类的。被酒精麻痹打的大脑无法把这几句话连贯起来,只是嘟嘟囔囔“小黯为什么不来看我的演唱会”。
随后他听见了皮肉碰撞的声音,听见酒瓶子炸开的声音,有温热的东西滴到了他脸上。他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惶恐的求饶,和另一个熟悉到骨子里却不该有这股子戾气的声音。
“说,你哪只手碰他了,嗯?”
这大概是梦吧,维克多迷迷糊糊的想,然后就被人抱起来了。那人身上有他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他下意识的蹭了蹭,然后喊了声“小黯”,昏睡过去。
明明是瘦弱的一方却轻而易举的抱起了健壮的一方,却意外的没有违和感。王黯亲了亲维克多的额头,把他放进了车里,把沾染上血迹的西装脱下,带上了那副眼镜。
“睡吧,维卡,有我在呢。”
那双红棕色的眼睛,就像是要把他看透,越过他,看到什么人。

【黯耀】你什么时候为了我去死(第十六章,失踪人口回归)

第十六章
王黯开始咳嗽。他咳嗽的很厉害,原本苍白的面颊也因为剧烈的咳嗽变成绯红。
要是平常王耀会一边嘲笑他怎么抵抗力这么差反而还是这样气色好然后去给他煮苦涩的要命的汤药,然后逼着他一脸不情愿的喝下去。
可是这次那家伙是沉默的把那一晚浓稠的汤药放到他面前的。搁下碗的时候显然很用力,重重的“咔哒”一声甚至把王黯吓了一跳。
“把他喝了。”被热气熏得眼睛红红的王耀这么说。他的鼻音很重,重的甚至要让王黯怀疑他是不是感冒了。
“其实你不必......”王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你也知道我......”“把它喝了!”王耀陡然拔高的声线把两个人都惊了。
王黯的眼神很复杂。他坐在沙发上,厚重的毯子紧紧裹住他的身体。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端起了那个还有些烫手的碗。
中药煎出来的深色汤汁苦的要命,要是以往生病的时候,即使已经是成人了王黯也会趁机闹一闹小孩子脾气,要王耀拿着糖哄着才肯勉强喝一口。只是若是王耀不在身边,他喝下去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王黯喝的很慢。很苦,从嘴里苦到心里,可是他依旧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下去。

这或许是必然,在崇尚文的朝代过去后,必然会有一个重武的时代诞生。
王黯把王耀挡在了身后。他看着面前一屋子粗犷的人,思索着接下来的执掌者能够拥有他们多久。
这片江山,几乎谁都想把它牢牢地握在手里。
这是个开放而豪迈的民族,那些家伙又非常爽朗的笑声,见到秀气的江南姑娘一个个眼睛瞪得滚圆,然后流着哈喇子被自己家婆娘拖回去。
那位皇帝许诺给他们,美食,美酒,美人。
面前的舞姬和歌姬的身段柔软的不可思议,她们的脸庞妖娆的不似人间凡物。
王耀拒绝了。
“这些我们都不需要,给我和黯哥一间干净屋子,能住人,有一张两个人能睡的床,能让两个人吃饭的桌子和两张椅子,足矣。”
王黯跟在他后面,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这家伙,真的已经长大了啊。王黯怅然若失,望天回想着以前会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哥哥的小豆丁,肉肉的脸颊捏起来可舒服了。当然现在这样子也是极好的,俊朗的模样,不知道是多少姑娘的春闺梦里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约说的就是王耀这般的人物吧。
王黯双手环胸,站在离王黯几步远的地方。他越来越不起眼,而王耀,越来越像玉,从那些废弃的石头里从内而外散发着光芒的玉。
他为此骄傲。
“王耀啊,王黯这辈子都会追随你,永远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这算什么,区区一句话,就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王黯躺在床上,感觉到有温热的手臂环过了自己的脖颈。
“你以前说,你一辈子站在我身后,做我的后盾,永远不会伤害我。”王耀压低的声音就在耳边,他呼出的热气在两个人中间流转。黑暗中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是。”王黯摸索着凑过去亲了王耀一下。
“所以你选择了伤害自己是吗。”王耀的手隔着睡衣的面料勾画王黯身上斑驳的伤疤,“这里是,这里也是,连带着这条命也是。”
王黯捉住了王耀的手,与之十指相扣。他亲吻王耀的嘴唇柔软而冰冷。
“你比我更应该活下去,作为国家活下去。”

#CP向:维克多.布拉金斯基X王黯
#AU非国设,ABO设定,空军上将Alpha维军医Omega黯,一见钟情
#OOC严重,慎入

结婚之后维克多会思考自己究竟是怎么和王黯这家伙搞到一起去的。这家伙永远一副性/冷/淡脸,生活比他这个军/人还要规律。除非他找尽一切理由把王黯的抑制剂藏起来,不然他没有一个月是能性福的过完的。
“这档子事情我只在乎生育下一代,如果你没有生育的打算,自然没有必要进行交配。”王黯板着脸冷淡的对他说,能把维克多给看萎了。
“所以亲爱的王医生,我们就不能为了爽来一发吗?”平日里威风的不得了的Alpha这下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即使在家里也穿的整整齐齐的Omega,有些许在内心里的抓狂。
然后王黯就扔给了他在一个飞机杯。
“自己撸。”

现在的世界上,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都很少见,整天在大街上行走的都是一个个的Beta。
作为领导者的Alpha还是能为帝国诞下子嗣的Omega,都少的要命。大部分人都只注意到了Omega卓越的生育能力,却常常忽略,他们拥有三个人种里最好的脑子。每一位上位者Alpha身边,几乎都会跟着一个Omega。
当然,维克多是个例外。作为帝国最年轻的空军上将,他对于自己的血统,武力和智慧都有着极度的自信。对于他来说,交配并不是太过重要的事情,他肯定会找到最优秀的配偶,然后给他诞下最优秀的子嗣,因为他自己就是最优秀的。
直到他遇到了王黯。
“布拉金斯基将军,非常抱歉......因为我以后要被分配到西方区域去工作了,不能继续给您做私人医生了。”原本的私人医生——那是个很可爱的Beta女孩——给他打电话,并且告诉了他自己即将调走的事情,“真是非常抱歉.....我已经向我的老师申请了,以后偶就会由我的老师做您的私人医生了。”
维克多心不在焉的应着。这位医生在Beta中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是整个帝国都数一数二的医生。维克多想,如果她是个Omega,他说不定会考虑这个家伙作为自己的配偶。
但是这个医生的顶峰也就到达这里了。维克多清楚,这是血统所决定的,作为Beta,能做到这个地步,就是最好了。
可是,她的老师,是个Omega。
维克多开始思索。Omega吗,这几年因为都待在军队里其实没怎么接触到过Omega了,帝国的统率者也提醒了他好几次尽快寻找配偶然后诞下子嗣......唔,那时候甚至还想安排一个古老的世家子嗣给他认识,不过很不巧那时候他在验兵,自然而然的黄了。
作为第一次见面,维克多决定亲自上门去医院拜访那位医生。他听说过的,那位老师,就是全帝国最优秀的医生,甚至可以给陛下医治。
王黯就是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第一次见到维克多的。他的弟子将他引荐给了布拉金斯基将军,他没有意见。他早已习惯给那些Alpha看病,何况,如果是那个叫布拉金斯基的,说不定还能以此为借口推掉一些工作。
这样子,这两个各怀心思的家伙,就在这种状况下见面了。
“你就是王医生?我是维克多.布拉金斯基。”年轻的Alpha并没有伸出手去。他能闻到这屋子里的气味——被质疑Alpha对于Omega的信息素的敏感,即使喷了很多空气清新剂也盖不掉那股子淡淡的茶香,很好闻。
与此同时王黯也在打量维克多。他穿着严整的白大褂,鼻梁上戴着一副平光眼镜脖子上挂着听诊器。扣到顶端的衬衫彰显着这家伙将会多么严肃。
事实证明,维克多的直觉是对的。
“我看了你以前的资料,差不多了解了。”王黯摘下了眼镜,指了指一边的仪器,“把上衣脱了躺上去检测一下。”
对于医生的指示维克多一般都会听从,老老实实的脱了上衣。伸手解围巾的时候犹豫了那么几秒,转头看看王黯已经坐在测试台前面了,也就没说什么,将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一旁,躺到了仪器上面。
“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记得诚实回答,当然说谎也没有关系。”王黯的声音听起来跟白开水似的,淡的要命,“第一个,你的血统是?”“Alpha。”
“第二个问题,家庭组成?”“有姐姐妹妹,还有一个Alpha的哥哥叫伊万,现在在海上。”
“第三个问题,你在军队里多久了?”“六年。”
“第四个......”
问了十几个问题之后王黯低头记录的差不多了,正想把那个仪器转一转,维克多却突然出声了。“我能回问你几个问题吗,王医生?”“说。”
“第一个问题,王医生,你问的这么详细,是想和我结婚吗所以查户口?”
王黯呆了一下。
“第二个问题,王医生,你是在发情期吧?我闻到了。”
“是。”
“那你这么冷静?我听说发情期的Omega可是很不理智的。”
“我注射了抑制剂,作为医生有抑制剂,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么第三个,王医生,你想和我交配吗?”
......不不不他的本意不是这样子的!维克多承认一开始他确实在思考要不要向这个Omega提出求婚,因为他隐约记得王这个姓氏在帝国的显赫,而且不论是外貌还是头脑王黯都是非常优秀的Omega,他说过,他一定要找个最优秀的Omega作为配偶。就他的条件而言,王黯完全符合。
然后下一秒,那个处在发情期打了抑制剂的Omega就手里握着一根针管,面无表情的站在仪器边上,对准了他两腿之间。
“信不信我一针扎的你这辈子勃/起不能。”
......他收回前言,这个Omega的脾气坏透了。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糟糕。”王耀在来接王黯的路上顺口问了一句。
“遇见傻子了。”王黯收拾他的东西,然后看了王耀一眼,“你是想把我带回祖宅?”“当然,家里的长辈很记挂你。”
王黯的手顿了一下,声音冷淡。“他们还是希望我去联姻?”“是的,毕竟整个家族只有你一个Omega。”王耀犹豫了片刻,“我试图说服他们......你是全帝国最优秀的医生,他们还是觉得你应该用来去联姻。”“呵。”
王黯脱下了白大褂,转头看了一眼王耀。
“他们一日不打消这个念头,我一日不会回祖宅。”

其实熟悉了之后,王黯也开始逐渐习惯给维克多做私人医生的日子。
“布拉金斯基先生,您如果再不结婚,我会怀疑您压根就没有想要诞下子嗣的意思。”王黯每次来给他检查的时候都会这么冷淡的告诉他。
“那你和我结婚算了。”维克多几乎会下意识接这一句。他炫耀般的带着不耐烦的王医生参观他大的可怕的府邸,然后给他炫耀般的展示他两年前拿回来的军功章。
“那次的授奖仪式可盛大了,你记得吗。”维克多似乎话里有话。
“我记得我两年前似乎的确是去了一次授奖仪式,家父是带我试图将我联姻的......不过我很快就跑了。”王黯这么说。
......所以害的他担心了这么多年这家伙后来也自己跑了是吗?!
“那你记不记得我这张脸?”维克多突然凑近,猩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黯,“我也在,我记得你,王医生。”
王黯被看得心跳停了一下。
“做我的配偶吗,给我诞下最优秀的子嗣。”

婚礼如期举行,但是对于这家伙居然在婚礼那天还穿着白大褂,维克多不满到了极点。
“小黯你就不能穿婚纱吗!”Alpha死皮赖脸。
“不能。”Omega一脸性/冷/淡。
“小黯!今天是婚礼!这辈子就一次!”
“布拉金斯基将军,您要是再闹腾我这针管可就扎下去了。”

关于让自己的配偶明白交配不只是为了时生育这件事情上,某位Alpha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终lof加上空间热度一共114+38,152热度
最好的文啊,大概是《你什么时候为了我去死》吧,每一章虽然短但是都写的很用心……如果算上r18那应该是《达瓦里希》,毕竟那时候磨了一个多月才写完。
体位?后入!绝对是后入!和那个……那个……69。
萌点大概是平日里硬气的不行的家伙在自己恋人的面前会变得温顺之类的吧……其次就是女王控。不是傲娇就是那种,帅气的女王控。
最不擅长的绝对是科幻和机甲,准确的说我就不太喜欢这两个题材……机甲是完全不会【喜欢abo却不喜欢机甲……】
大佬!桑声! @陌上桑声 你可棒了!让我吹她!
至于段子和车……等我最近有空直接开辆车好了。想看啥cp的可以评论区留言。

【红色组】孽缘与否(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王黯黑历史的过去】
“他的伤口没有大碍了,下次再随便吧伤员扔到我这里当心我连门都不开。”亚瑟冷哼一声,一边把橡胶手套扔进酒精里一边这么和维克多说。
“那我现在能进去看王黯学长了吗。”小熊有些忐忑。“不能,他现在需要无菌的环境。我家里只有一间无菌房间,你可以先去客厅里坐一会儿,可以进去了我会叫你的。”亚瑟捞出手套,转身又走向了禁闭的暗房。
亚瑟家其实面积很大,但是如果直接进来并不会这么觉得。他聘用了最好的设计师,给他的房子弄出了一个暗房,用来做成一个简易的病房,在特殊情况下,还能成为无菌病房。
王黯睁着眼睛躺在病床上。他原本的上衣因为方才的简易手术被剪掉扔进了垃圾桶。他其实早就醒了,发现自己在亚瑟的家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多少毫升?”
亚瑟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语气平静。“0.01毫克,稀释过了。”“艾伦给你的?”“不,我家早年的时候做出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成分是海【防止和谐】洛【防止和谐】因。”
提起这种东西,亚瑟的脸色竟然也平静的不可思议。
“你应该知道我多憎恨这种东西。”王黯的脸色逐渐变了,“比给我注射了这个?”
毒品,这东西王黯清楚的知道危害多大。甚至夜色里他都严令禁止,绝对禁止交易和吸食。对这东西他是何等的深恶痛绝,别说亚瑟这种认识多年的人,就算是刚认识他的,也该识趣的不要给他触及分毫。这家伙震怒之下,可是会出人命的。
“我给你注射俄剂量已经完全稀释过了,凭你自己的毅力应该是可以挺过去的。如果你自己为此堕落了,那也不能怪我。”亚瑟这么说着,冷漠至极,“这算是我的小小的报复,王黯,你当年送情报之前,就不会想想我的妹妹罗莎可能会死在你手上吗?”
麻药的效果逐渐过去了。王黯的脸色变得惨白。
“本来我想给你的宝贝弟弟直接注射足量的这东西的,让你也体会一下这种感觉。”亚瑟转身继续清洗那些医疗器具,“不过我和你还有交易要做,就在你身上小小的试验了一下,你最起码有三四天的日子会不好受。”
“你他妈......”王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这句话,“敢动王耀一下我把你两只手都剁掉信不信。”“信,王家的后人,什么事情做不到?”
王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在这之前我确实丝毫没有把你往那方面去想,我的确和艾伦合作了。”亚瑟手上的手术刀银光闪闪,“我甚至可以在这里刺穿你的喉咙,但是外面那个不会放过我所以我不会那么做。阿尔弗雷德是艾伦的家人,他愿意给我足够的情报查清楚罗莎是怎么死的,死在谁手上的,我自然有必要替我的妹妹报仇,就这么简单。”

艾伦说的是对的,王黯直接或者间接害死的人,可不比他的少。

四年前,东方某个城市。一位穿着得体戴着眼镜的金发双马尾女孩站在飞机场外。她正在给她的哥哥打电话,询问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来接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乘坐巴士到你那里去吗?哦不,我选择出租车。”罗莎这么和亚瑟交谈着,随手拉开了离她最近的一辆出租车的车门,“去市区。”
她没有注意到司机惊讶的眼神。
第一次来到这个东方的城市,出于警觉罗莎对亚瑟报告了自己所乘坐的出租车的车牌号。她尝试用中文告诉司机要去哪儿,最终却被那位黑发的先生的一句“我会说英语”击败——没办法,她生活在英国,他唯一会的几句中文还是亚瑟在电话里教她的。
王黯看着后视镜里的姑娘。看起来应该是个名门望族的子女,只是方才帮她把行李箱搬进后座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那上面的贴纸——柯克兰,这个姓氏如此熟悉。
罗莎矜持的坐在后座。司机先生转头告诉她,他需要抽支烟醒醒神,罗莎点点头,拉下了前后座的挡板。
王黯叼着烟从车上下来。他拉开了后座的门,看了一眼在后座已经昏睡的罗莎。
“真是抱歉了,可怜的姑娘,你耽误了我的交接,我大概会被那边的人追杀吧。”王黯叼着烟,有些惋惜的看着罗莎。他把之前谎称没用了的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拖出一句已经凉了的尸体,放在了驾驶座上。他已经把车子停在了有足够高度且没有监控的路上,边上有大大小小的野湖。
“怪就怪你自己,没找好车吧。”
次日,新闻播报,有一位英国姑娘乘坐的出租车,因为司机吸毒而开进了池塘内,两人均已溺毙。

跟着维克多从亚瑟家里走出来的时候,那位密医一脸的平静让自己难以想象。
“我为我的妹妹死在你手上这件事情赶到极致的愤怒,可我不能杀你,我只能让你吃点苦头。当然,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杀了妨碍我何况会给我引来杀身之祸的家伙,我理解你,王黯,但是你害死了我的妹妹,这是不争俄事实。”
王黯跟在维克多背后,脸色难看的要命,他仰头看着这个来自寒冷北国的家伙,突然拉了拉他。
维克多有些困惑的转头看他,然后接受了来自恋人的一个吻。
“我会保护你的,维卡。”

我的,所有的发在lofter上的原创或者同人的东西,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尤其是原创梗,想仿写请私信我,有部分原创梗和片段我不给任何授权,那是我的作品我说了算谢谢。
喜欢的话,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要转载请私信我,不管是转载到自己的主页还是去其他平台,连私信都没有你那就叫盗窃谢谢,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不是给你这种人随便搬走还一声不吭的。
【被随意转载气死】